看清廷画师郎世宁如何画花鸟

郎世宁,在清康熙五十四年来到中国,随即入皇宫任宫廷画家,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在中国从事绘画50多年,并参加了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工作,为清代宫廷十大画家之一。

郎世宁擅绘骏马、人物肖像、花卉走兽,以及历史题材的绘画,风格上强调将西方绘画手法与传统中国笔墨相融合,受到皇帝的喜爱,也极大地影响了康熙之后的清代宫廷绘画和审美趣味。

其主要作品有《十骏犬图》《百骏图》《乾隆大阅图》《瑞谷图》《花鸟图》《百子图》《聚瑞图》《仙萼长春图册》《心写治平图》(《乾隆帝后妃嫔图卷》)等。

清代的《欧钵罗室书画过目考》中记载:“郎世宁,供奉内廷祗侯,画马兼工人物屋宇,多从西法。张抑山处士藏有小墨马尺幅,装于镜屏,为奉敕画,闻归延树南尚书;又见有五猫相戏大帧,落花满地,嫩草围石,神趣宛真,所写之貌盖西种也,亦奉敕画。”

郎世宁的《仙萼长春图册》共含16幅图画。分四时花卉,各幅间并缀以巨石、翎毛、小草,为融合中西画法的难得杰作,每幅均宽28.4公分,高33.7公分。16幅依序为:牡丹、桃花、芍药、海棠与玉兰、石竹、黄刺幺与鱼儿牡丹、虞美人与蝴蝶花、樱桃、罂粟、紫白丁香、百合花与缠枝牡丹、翠竹牵牛、荷花与慈姑花、豆花、鸡冠花、菊花。其画法加入西洋光影透视,着色敷彩至为浓艳,予人真实而生动,当为郎世宁中国的早期作品。

郎世宁的花鸟画因其形象逼真,惟妙惟肖,可以作为生物课挂图。郎世宁一生差不多都是作为清廷画师而度过的,他的画大多是“进御”而作,均显得精工细描,谨小慎微。

郎世宁中西结合的绘画形式的确比较适合于花鸟类作品风格,但此类风格的中国画只有郎世宁一人为代表,最终也未能蔚然成风,究竟原因,可能就在于过分写实,不是中国画之风。而后世西学东渐时,这样的枝叶改进也不足为训了。

郎世宁《松鹤图》参照西洋绘法,皴擦不明显,但有较好的立体感。画面上两只鹤的形体动态极为生动,似乎正在谈情说爱。苍松立于两鹤之间,巨石(由唐岱绘)挺立于苍松之后,古松苍劲挺拔,干枝弯曲,松根而且盘根错节,松枝倒挂,松针状如针刺,神态生动逼真,地面画有各种花草,各具其态。此画其用笔、用墨、敷色等与传统中国绘画有较大的差别。画作蕴含松鹤延年,富贵长寿之美誉。

《午瑞图》中,青瓷瓶内插着蒲草叶、石榴花和蜀葵花,托盘里盛有李子和樱桃,几个粽子散落一旁。图中的粽子、蒲草等物暗示此画是为中国的传统节日“端午节”而绘制的。就构图而言,画中物品聚散有致,呈正三角形布局,给人的视觉以稳定感。而绘制方法,则采用色彩深浅及光影明暗的变化展示花叶、水果和瓷瓶的立体感;尤其是瓷瓶肩部,多见于欧洲绘画的“高光”手法,能令观者清晰地体会到西方油画的技巧。

根据清内务府造办处的档案记载,此图应作于雍正十年(1732年),属郎世宁在中国的早期作品。

《嵩献英芝图》作于雍正二年(公元1724),是为祝贺雍正皇帝生日绘制。作品是很明显的西方解剖、透视等理念的运用。

画面中古松枝干虬曲,松针茂密,几块奇石惨差错落立于溪流中。一白鹰傲然立在高石上,回首眺望。石间或树根处长有灵芝。松树、灵芝均寓意吉祥、长寿之意。笔法工稳精密,设色绚丽,注重明暗变化,富有强烈立体效果,是郎世宁的巨幅佳作。

弯曲盘旋的松树枝叶掩映,树皮斑驳,居中挺立的白鹰则极为突出,羽毛的质感很强,呼之欲出。

中国画并不仅是将山水动植物当作自然存在之物,而是要赋予所绘对象某种喻意。在色彩上,鹰白、松绿、芝棕红、土坡绛色和藤萝花粉紫,也是不同于中国传统的,典型的郎世宁风格的鲜明、绚丽和浓重。图中所绘苍松、雄鹰、灵芝、山石、流水,在中国文化中多寓意强健、长寿和吉祥。

《仙萼长春图之一牡丹》是郎世宁工笔重彩画的代表作。画面非常写实,笔致工整而有突兀感。此图工笔设色,充分体现了西画技法的特点。郎世宁在创作上汲取了前人的诸多优长,创立了自己独特的风貌。即以此幅为证,在花卉的技法上,花朵采用周之冕“勾花点叶法”的技巧,而花叶又加以恽寿平“没骨花”的画法,只以尖细的线条勾出叶脉。

《孔雀开屏图》表现了繁花盛开的庭院内,一只雄孔雀正展开美丽的尾羽,向另一只雄孔雀炫耀。这是一幅充分表现中西绘画技法融为一体的作品。山石采用中国传统的“青绿山水”画法,并细加点苔,树木枝干以及孔雀的身体又采用欧洲的明暗画法,以突出立体感和细部的结构变化。牡丹花则采用中国传统工笔画法,而玉兰和海棠却又采用西方绘画的明暗变化,叶片上有彩影的折射,质感突出。地面也以色彩全部铺满,不似传统技法中的留白,空间上透视感强。

《万寿长春》的画面中,所绘月季花、石竹、蓝菊盛开,灵芝傍石而生,红花绿叶生意盎然,象征健康长寿。“万寿”为臣民对皇帝、皇后生日的敬辞。此图使用中国笔墨、绢、颜色,彩线兼施,花卉具有立体感,画法富有西洋风味,但在山石上多参酌中国传统用线勾皴的笔法。

郎世宁在清宫画中开创了一种不同于中国传统绘画的新颖方法,用中国的毛笔、纸绢和色彩,以欧洲的绘画方式来诠释动物的结构、体积感立体效果强。在这幅作品中骏犬的描绘用素描式的方法,通过光影明暗的变化,来达到栩栩如生的效果,但环境的描绘却遵循中国绘画的传统技法,勾、皴、点、染,兼工带写,以工为主,营造出中国花鸟画所特有的清秀明丽的韵味及皮毛的质感,使得动物造形准确、生动。画作由大学士稽璜书写,题为《十骏犬图》,既表达了乾隆皇帝的对爱犬的宠爱,还暗含十全(犬)十美(骏)之意,故又称《十全十美图》。

清代美术史家胡敬在《国朝院画录》中记载:“世宁之画本西法,而能以中法参之,其绘花卉具生动之姿,非若彼中庸手之詹詹于绳尺者比。然大致不离故习,观爱鸟罕四骏,高庙仍命金廷标仿李公麟笔补图,于世宁未许其神全,而第许其形似,亦如数理之须合中西二法,义蕴方备,大圣人之衡鉴,虽小道心审察而善终两端焉。”

《花鸟图》所绘花卉,画法精工,设色艳丽。充分展示了郎世宁的西画功底。此图造型准确、精细,以素描和明暗效果使图中物象具有比较强烈的凹凸立体感。

《百蝶图》的画面用西方油画的技法,用色大胆妍丽。画中蝴蝶,翩翩起舞,斑烂的色彩令人眼花缭乱,亮丽,逼真、写实的手法将一百多只蝴蝶描绘的栩栩如生。

虽然郎世宁工整华丽的院体画在当时得到了皇帝及达官贵人的赏识,却也遭到后世文人的鄙薄,他们嘲笑这些绘画逃脱不了工匠画的嫌疑。

《竹阴西猞图》工笔设色绘,苦瓜藤绕翠竹。瓜藤下有一猎犬,昂首垂尾。猎犬皮毛光泽,骨骼肌肉皆显逼真质感。右下落款:“臣郎世宁恭绘”。上钤“怡亲之宝”一印,可知此图为怡亲王允祥收藏。

郎世宁先后分别于雍正元年及三年画过两幅《聚瑞图》轴,早期的一幅上郎世宁虽用的是中国画的颜料、技法,但却强调了造型的立体感及质感,尤其加入了西方绘画中所强调的光影变化,本质上,更接近于西方静物画。而后一幅则遵循中国传统工笔重彩花卉技法,淡化了光的明暗变化,以颜色的深浅表现层次感和空间感。但在青瓷花瓶的描绘中,加入了“高光”来强调花瓶晶莹圆润的质感,是一幅中西结合的佳品。

《海棠玉兰图》中,玉兰、海棠花盛开,两只禽鸟栖于玉兰枝头,一上一下,一俯一仰,相互呼应,禽鸟情态形象逼真,海棠、玉兰造型准确,反映出画家郎世宁写生功力的精湛。景物莫布置细巧,且宾主呼应得宜,可谓兼融中西画法之难得杰作。

《仙萼长春图之二桃花》,不但描绘桃花还极为写真地描绘了两只春燕。双燕相依偎,身姿妩媚矫健,极富生趣。桃花为中国绘画所常用的折枝画法。桃花自古以来即有象征人缘、事业畅旺之意,而燕子也代表吉祥富贵、夫妻相亲相爱,以及新居筑成或安居高位的含意。

《吉祥富贵花鸟图》的画面中两只雀鸟,重点描绘了羽毛的质感表达,雀鸟的眼睛中用白粉点出“高光”;树木的树干斑驳,画出了受光的一面和背光的一面,显示出了明暗的区别;画幅上部的花朵、花瓣具有一定的厚度,质感也很强。画面构图宁静和谐,色彩艳丽饱满,寓意吉祥富贵,国泰民安。画作虽然还保持着传统中国绘画的基本格局,但是在画法上依然处处可见欧洲绘画的特点,即郎世宁绘画风格。

画面的左下角有画家属款:“臣郎世宁恭画”六字,表明这幅作品是郎世宁在宫廷中专门为皇帝而画的。此画无论从寓意上,还是艺术欣赏上,都深受多位皇帝喜爱,上面钤有乾隆、嘉庆两位皇帝的御览之宝,还有三希堂、石渠宝笈等的收藏印章,足见郎世宁在宫廷绘画中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