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角摄影师游必生:从120元相机到近5万元单反 天涯情怀延续三代

夕阳缓缓坠向地平线,一缕金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洒向天涯海角“静静依偎的恋人”日月石,海面也归于平静。“咔嚓”一声,这一幕定格在三亚天涯海角游览区57岁专职摄影师游必生的镜头里。

天涯海角这片游必生拍了30多年的热土,陪伴了他的一生出生在这里,母亲和外公在这栽过树挖过井,工作更是扎根于此。如今,他的两个儿子也工作在这里,父子三人成了相伴天涯的同事。时光荏苒,这个热爱摄影、吃着“旅游饭”的小家庭,随着三亚旅游业的发展,一路向好向前。

打从出生起,游必生的家就住在天涯石一旁马岭镇(如今的马岭社区)的老瓦房里。那时三亚还没升格地级市,只称“崖县”,天涯海角景区也没有设立,马岭镇居民靠海谋生。

游必生的孩童时期,多半时光都在天涯石的海边度过,他在那里看着母亲和外公种树挖井,看着一艘艘木制渔船出海捕鱼或归来,也看着“南天一柱”石任由海浪洗礼。当然,那时他最爱的还是翻开海边的石头摸螺、抓螃蟹。

19年光景,襁褓婴儿已成长为青葱小伙。1979年,19岁的游必生有了第一份工作崖县文化局工作人员。这份工作也写满了天涯印记,负责在天涯石旁保护文物和海防林,下班了就住在沙滩边的小木屋里。

那时虽然还没有游览区,但天涯海角闻名在外,常有军人、工人和学生找过来游玩。“这里有没有拍照的?”这是游必生常听到的询问,面对否定的答案,对方很是失落和遗憾。只有少数条件宽裕的人,能从几公里外花高价钱请照相馆里的摄影师到海边来拍照留念。

目睹这些,游必生萌生了“买部相机给人拍照”的想法。他打听了一下,最便宜的相机也要上百元,这对于每个月工资只有20多元,还要承担部分家庭生活开销的他来说,算是奢侈品。咬咬牙一点一点攒了两年多,他终于攒够120元兴冲冲买了人生中第一部相机海鸥B4型双反。

“海鸥外观是个黑色方形盒子,买回来特别兴奋,恨不得到处拍,但又不舍得拍。”游必生说,那时相机使用的黑白胶卷一盒2元,只能拍12张照片,还没掌握摄影技术,聚焦不准拍了冲洗出来的照片是虚的,看了就心疼。

不懂就学,刚买相机那段时间,游必生买了一堆摄影杂志来学习,一有时间就往儿时玩伴家开的照相馆里跑。一次偶然的机会,游必生认识了自己摄影的启蒙老师一名中国摄影家协会的资深摄影师,有了专业指导,他的摄影技术得以长足进步。

有了相机、学了技术,游必生在天涯海角一边打工一边给游客拍照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这时也得益于改革开放带来的市场经济机遇,他父母从渔民洗脚上岸转型做起了生意,家里开始有了存款,居住、生活等条件也逐步改善。这些,给了他走摄影道路的支撑和底气。

天天在海边拍照又不注意防潮,游必生的“海鸥”相机用不到3年便零件腐蚀老化,快门卡住按不下去了。他花260多元换了一部用135mm胶片的凤凰牌单反相机。仅一年左右,这部相机用起来特别沉、不顺手,他又花400多元新购一部进口的雅西卡相机,这等于当时普通工人8个多月的工资。

充足而稳定的收入,并没有让游必生贪图安逸,他仍利用业余时间去承接婚礼摄影等商业拍摄,不断打磨摄影技能,升级摄影装备。如今,他在工作中最称心的是一部机身4.9万元的尼康单反。

走进游必生家中,他的宝贝都收藏在一面大柜子里。打印整理的相册、用过的20多部相机、30多个镜头都妥善保存着,入门的那部“海鸥”相机也静静归置其中。他最担心的是妻子收拾房间乱扔他的旧物,“这些都是我不能割舍的情感,旧了、坏了也舍不得扔。”

游必生启蒙老师的一句“你哪里都不要去,就把天涯海角拍好”一语中的,他扎根天涯海角30多年,将这里的一草一木、日出日落、潮涌潮退都珍藏在镜头之中。他也因此成了别人口口相传的“拍天涯海角第一人”。

从120元双反一路升级到4.9万元单反,变的是相机,不变的是初心。“很多人问我,你拍一个地方拍了30多年,不会厌倦吗?”在游必生眼里,天涯海角不同季节、气候、光线、角度呈现的是不一样的美,每次按下快门的瞬间,捕捉到的景色都是独一无二的,“越放慢脚步,越能感受到这里的美。”

拍出心得、多次获得摄影奖项的游必生,养成了一个习惯,无论何种天气都坚持拍摄,根据不同天气准备好相应的镜头。有一次台风天,天微微亮,浪特别大,他冒险站到没过大腿的海水里拍摄南天一柱,突然一个大浪涌过来将他打翻,撞在了旁边的一块大石上,也就是这一次拍摄的作品《南天惊涛》,获得了首届海南摄影比赛银奖。

天涯海角游览区1984年成立景区运营,景区员工从20多人发展至今超过900人,年游客接待量保持海南各大景区前列,成为三亚乃至海南旅游的标志性景区和代名词。景区的变化,也呈现在游必生的镜头中:以前难得一见外国游客,如今每天都能拍到外国游客游玩的身影;以前天涯石旁边出海的是木制渔船,如今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帆船;以前海面上运营的单一小型游船,如今动感飞艇、海上飞龙花样百出

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国际旅游消费中心的建设,给三亚旅游带来了空前机遇。每年超过2000万人次的游客接踵而来,不仅天涯海角游览区客源不断,游必生家所在的马岭社区也如火如荼打造起风情小镇,千家万户吃上了“旅游饭”,游必生家的5层楼房也租给别人开起了民宿。

祖辈栽种的椰树,在天涯海角挺拔生长,这份无法割舍的情怀仍在延续。游必生的大儿子成了游览区下属海上项目运营公司的美工,小儿子成为游览区的内导,父子三人成了相伴天涯的同事。

游必生如今已经当上了爷爷,平时热衷于给3岁的孙女拍照记录成长。再过几年就要退休的他,早已有了退休计划:“买辆车自驾,到处旅游拍照。活到老,拍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