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乃佛家七宝之首四大有机宝石之一

具有南海风情的千年渔港——潭门,在海南岛的最东部,是我国去南海最近的港口码头,这里是南海捕捞归航渔船回家的停泊港湾, 也是南海的海产品集散地。

冰清玉洁的砗磲是夏日首饰的上乘之选,圆滑的珠粒在肌肤上温柔流动,像水珠经过一样凉爽。颈项间那一串串高雅纯洁的佛珠最是动人,也最能映衬出东方女性的气质。

砗磲的美容功效也不可小觑,据说用砗磲轻轻按摩皮肤,能达到护肤、美容和祛斑消皱的作用,令肌肤更细腻柔嫩。

烈日炎炎,人体汗孔张开。中医认为“汗为心之液”,体力消耗致大量排汗会耗散心气,故在炎热夏季宜静养,且首当重视精神的调养,即心静自然凉。

嵇康《养生论》认为,炎热夏季“更宜调息静心,常如冰雪在心,炎热亦于吾心少减,不可以热为热,更生热矣”,这里就指出了“心静自然凉”的夏季养生理念。

据《本草纲目》记载,砗磲具有镇心、安神之功效,现代医学研究亦证明,砗磲可以防止老化,增强免疫力。故尔,手持砗磲深呼吸,闭目养神,可使人心平气和,思绪冷静,精神静谧,从而达到养精蓄锐、振奋精神之目的,特别是夜深人静时,静静地闭目端坐,凝神敛思,很快便会感到思绪宁静且暑气渐消、精力渐增。

国内外研究均证明,这种排除外界精神因素干扰的神经系统自我调节,可使人体生理功能处于极佳状态,有助于益寿延年。

砗磲之名最早见于东汉时代伏胜所著的《尚书大传》,其中便记载了一则关于周文王被商纣王囚于羑里这地方,散宜生用砗磲敬献纣王交换回文王的故事。自古在清朝六品官上朝时穿戴的朝珠就是用砗磲所串成的。西藏密教中,高僧也把砗磲穿成念珠加以诵念。

宋周去非《岭外代答?砗磲》:“ 南海有蚌属曰砗磲,形如大蚶,盈三尺许,亦有盈一尺以下者,惟其大者为贵。”唐苏鹗《苏氏演义》卷下:“ 魏武帝以玛瑙石为,砗磲为酒椀。”明屠隆《昙花记?西游净土》:“嵌珊瑚砗磲玛瑙,光射月轮孤。”明屠隆《彩毫记?展武相逢》:“斩头颅报怨都城,把砗磲使酒侯家。”清朱彝尊《赠许容》诗:“吾生好奇颇嗜此,砗磲犀象罗笥中。”《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五八回:“这洋枪队过完之后,还有一个押队官,戴着砗磲顶子,骑着马。

正是由于砗磲的稀少,古代并没有广泛的流传,多数被那些达官贵人收藏。清朝更是把砗磲作为官员上朝时帽子上面的朝珠。纵观古今,砗磲被奉为自然界最白的物质,无异于海底的钻石。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砗磲已成为现在热门的文玩藏品,不仅因文化内涵深厚和升值潜力巨大,还因为砗磲本身非常独特精美的造型而展现出特有的魅力,毕竟有颜就是任性嘛。不加修饰和雕琢的砗磲呈现的是原生态的自然古朴之美,彰显大自然沉淀的原始生命之美感。

精湛的雕工技艺更加充分的利用色彩和图案,有形、有神、有料、有色彩……的确,砗磲的最终价值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雕刻工艺水平上,我们在慨叹上苍赐予我们浑然天成之美时,也不要忘记砗磲之美更多来源于巧夺天工的雕琢之美!

如果说,砗磲藏品原料本身的好坏决定了砗磲价格的五成,而那么另外的因素中,雕刻最少要占四成,甚至最终决定一件砗磲的成败!一个粗劣的雕工,肯定连砗磲的价格也收不回了。所以很多时候,雕工的价格已经超过了砗磲本身的价值:经过巧妙的俏色和创意雕刻后,最终砗磲甚至会升值数十倍!原料成色好的就更不用说了。

我看过一段改编的很有意思的话:“曾经有一份珍贵的砗磲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别人结缘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如果非要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