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中走来在现代中创新 对话花鸟画家田国卿

中华民族文化在新的历史时期要实现伟大复兴,复兴很大程度上首先是艺术的复兴。艺术伴随着中华文明的进程结伴而来,成为中华民族的“地标”,是炎黄子孙维系的根脉。艺术无国界,通过对活跃在国际间的无国界艺术大师们的访谈,可能会对艺术的复兴起到推动引领作用。

张胜利——张氏太极拳、八卦掌、形意拳创立者,世界十大武技大师后选人、北京大学研究员、《中华民族文化伟大复兴与无国界艺术大师对话》丛书编委会主任、《当代中国经典艺术再现工程》编委会主任

张胜利:中国人非常注重传统,常说向传统学习,从传统中走来,中国绘画在你看来是学习传统的过程重要还是学习传统的结果重要?

田国卿: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武术、书法、绘画等博大精深,已成为中华民族的一种象征,代代相传。所谓“传统”不是一个人创造的结果,也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创造的,它是历经数代乃至几十代人共同努力积淀下来,是他们追求和探索的结果。对于中国绘画来说,在学习传统的过程中,不仅要学习传统的笔墨技巧,还要学习古人注重文化修养的精神气质,领会古人纯艺术的精神,我们才能聚集能量,实现突破,进行新的创造,我们的创造就会有血脉,而不是凭空产生的。如果只学结果就会造成依葫芦画瓢,千人一面的局面,传统绘画艺术就不能发展,就有被厄杀的可能,就会丧失生命的活力。

田国卿:武人需要胆量,绘画同样需要胆量。要有最大的胆量,用最大的力气进入传统,又要有最大的胆量和力气出来,既要进得去,又要出得来,不能太早,必须在掌握传统技法,特别是精神之后再努力回到自然、回到现实中来,来反映现代人的精神面貌和大自然,也就是用古人的笔墨精神去反映现代生活的精神面貌,理解掌握的程度、胆量的大小、悟性的高底决定了突变的高度突破的时机、要想突破,从思想到意识,从灵感到形式、从语言到内容、从技法到内核要全面“突破”。才是真的突破而不能用新瓶装旧醋的办法实现所谓的“突破”,另外,实现突破还需要激情,需要表达的激情,还要会恰当的融入现代新元素,形成新鲜的血液,方可实现化蛹为蝶式的突破。

田国卿:对传统文化我们要不断的丰富和发展,因为文化艺术的生命力在于创造,精髓在于创新,因为只有创造、创新我们的传统文化才能丰富多彩,传统是经历历史检验的,好的传统的东西实际就是民族的东西,是民族文化,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体系,尽管如此,它仍需要发展,在发展的过程中,可以借鉴、利用现代人的观念、现代文化的新元素。社会发展对民族文化的发展有它积极的一面,他也有消极的一面可以不断地开阔我们的视野,提升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也具有破坏力,带来不利的因数。总之不能胡乱进行创新,更不能把“新”、“奇”、“丑”当作创造、创新,那只能玷污我们的传统、破坏我们的文化,那将是历史的罪人。

张胜利:田老师,难怪几十年来,你始终如一的坚持传统,努力在传统的基础上寻找属于自己的突破口。

田国卿:是的,我深知创新之难,要想突破传统笔墨的束缚,以自己全新的情感意识赋予传统花鸟以新的审美特征和生命力,以新的视觉、新的理念来表现新的花鸟世界,打破传统花鸟的平淡和固定模式,努力创造出符合现代人要求的新奇炫目、的审美意识,而不是以别人的眼睛看世界,不以别人的笔墨表达自己的感情,不以别人的嘴说自己的话,实现个人艺术的全面飞跃,这是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是一条充满荆棘之路,注定会迷茫和痛苦,但有苦也有乐,我会沿着自己选择的路永远走下去、探索下去。

张胜利:看你的花鸟画给人的感觉虽是时空的凝固,但所表现的精神、情感却处处时时在飞扬,是瞬间动态的抓拍,这是不是就是你实现突破的目标和追求的具体艺术效果。

田国卿:中国水墨这种艺术载体是一种诗意的语言,它所表现的是一种情景、一种心灵状态或一种情怀,是一种内核美,它是可以倾诉画家情感的,观赏者在观赏其作品时,能够领略创作者的情感和所表达的思想,与之产生共鸣,给人一种生活的启迪,激发人的审美情趣,给人以美的吸引力,从而唤起人们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

田国卿:这是一种偏见,两者不能笼统地对比。中国画分为人物、山水、花鸟三大模块,并不是说三者互不相干,互不联系,相反,它们是紧密相联的,绘画是一种视觉艺术,好的作品能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激力、博发力和张力,令观者喜爱,评介一幅作品的艺术高底不是光看它所表现的内容是山水还是花鸟,是要看它的艺术成就,你的创作水平高,艺术表现力好,无论画什么样的内容都会受人喜爱,都会得到社会的认可,仅就山水和花鸟而言,山水远看能给人一种气势,以“势”压人,能产生强烈的感觉,让人产生雄壮、雄浑的感觉,花鸟远看给人一种情趣,主题明确、清晰的感觉,使观赏者得到身心的愉悦,给人一种耐人寻味的感觉,“横看成岭侧成峰”,这要看观赏者的喜好而定。

张胜利:庄子曰:“北海有鱼,其名曰鲲,能化为鹏,一飞九万里”,田老师愿你在花鸟王国程万里,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