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沂孙篆书两种丨《荀子·宥坐》《说文解字叙》铜柯铁干神完气足!

原标题:杨沂孙篆书两种丨《荀子·宥坐》《说文解字叙》,铜柯铁干,神完气足!

杨沂孙(1812—1881),字子兴,号泳春,晚自署濠叟,江苏常熟人。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举人,官至安徽凤阳知府,以丁父忧归居。少求学于阳湖李兆洛,习小学,精研诸子,尤喜管、庄。擅书法,尤工篆隶,篆书更名满天下。自称:“吾书篆籀颉顽邓氏,得意处或过之,分隶则不能及也”。尝刻一印日“历劫不磨”,可见实出邓完白之上”。著有《管子今编》《庄子正读》《文字说解问伪》《在昔篇》《观濠居士文集》等。

清中晚期金石学复兴,邓石如将篆书从“烧毫”“翦毫”的用笔方法中解放出来,使“三尺竖童,仅解操笔,皆能为篆”(康有为语)。在其影响下,一脉如吴让之、徐三庚、赵之谦、吴昌硕的篆书呈现与碑刻砖瓦的结合,而另一脉始于杨沂孙,之后吴大澂、陶浚宣等不仅将金文的间架结构写进小篆,还力图通过笔法展现金文线条的形态。清末黄牧甫运用许慎《说文解字》建构篆字的方法,将所见篆、隶、楷、行诸体的原始文字材料解构之后,重构成为自己的篆书体系,将大、小二篆写进从属于小篆的缪篆形体之内。民国年间,王福厂在将金文间架结构写进小篆的基础上,强调碑刻的线条形态。而邓尔疋则沿用许慎的方法建构其隶楷特征鲜明的小篆体系。

杨沂孙篆书初学邓石如,后汲取了石鼓文、两周铜器精神。李慈铭赞其作品“篆法高古,一时无双。”杨沂孙铭文的笔法和结字特点,以小篆面目呈现。字形上,将小篆瘦长字形变为方整,甚至趋扁,重心居中;用笔上以中锋为主,较长线条后段加快行笔速度,收笔出锋不做刻意处理,增加了笔画的锐利气势;用墨上,喜用渴笔,极少用涨墨,从而形成了醇和典雅的性书风。或谓杨氏用笔比较单调,结构也缺乏必要照应,有呆板、孤立之嫌,此实与其追求“精奇之至而出于平淡”理念有关。融大、小二篆自成一家的杨沂孙,在清代中晚期篆书发展史上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晚清较有影响的篆书家如吴大澂、赵之谦、王福厂、黄士陵、吴昌硕等均从杨沂孙篆书得到启发。

此次出版的《杨沂孙篆书两种:荀子 ·宥坐 说文解字叙》分《荀子·宥坐》和《说文解字叙》两册。

第一册《荀子·宥坐》四屏,王世襄(1914—2009)旧藏,篆书纸本。书于清光绪四年(1878),时杨沂孙六十七岁,是他晚年成熟时期。

此作每屏右下盖“历劫不磨”印,为濠叟得意之作,用笔凝静厚重,方圆并用,向未出版。今另为一册,大八开,三十六页。

第二册《说文解字叙》是对《说文解字》的概述,其中“今叙篆文,合以古籀”句,向来理解为许慎将篆文排列起来,部分字下附古文、籀文,作为参照。对于《说文解字》的篆文字头,学界称为“正篆”,陆宗达先生认为:“……许慎所规定的正篆,是综合古、籀、篆以为‘正体字’的。”张世超教授进一步指出“许慎将他所见到的篆文、战国秦文字、六国文字,甚至汉代的隶书的字形材料综合起来,建立起一个文字构形系统,又将这一系统中所有的字规范为篆文风格。”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合以古籀”成为了晚清篆书的方法论。

杨沂孙篆书《说文解字叙》 拓本,1923年古今图书店曾据高络园藏本石印出版。1936年9月,吴振平又将其墨迹本的前叙移到后面,更名为《杨沂孙篆书说文部首墨迹》石印,在上海墨缘堂发行。此次出版的版本,是醇亲王奕譞六子,光绪之弟,载洵(1885—1949)的藏本,为苔痕馆主人在拍卖会中竞得。一册六十八页,与民国石印本对堪,惜缺十页,然传拓精美,神完气足,貌如罗绮婵娟,神实铜柯铁干。故精心复制,化一为百千供同好赏玩。

我社与红棉山房以深圳雅昌复制古代书画的技术,据原件逐页逐字高清原大印刷,俾读者欣赏其精彩神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