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经报微信

随着商业和经济的发展,沉重的铜钱变得越来越不方便交易。于是,给货币“减重”——将金属制成的货币变成纸币,就成为了解决这一难题的必经之路。

在中国古代,内方外圆的铜钱一直占据着货币的统治地位,但是随着商业和经济的发展,沉重的铜钱变得越来越不方便交易。于是,给货币“减重”——将金属制成的货币变成纸币,就成为了解决这一难题的必经之路。

汉武帝时期,面对着诸侯势力膨胀和北方匈奴侵扰的内忧外患,汉武帝想出了一条一石二鸟之计:让诸侯给朝廷出钱,用来攻打匈奴。

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九月,汉武帝以祭祖的名义,下令诸侯向朝廷缴纳酎金“助祭”,并命少府(专门管理皇室私产和生活事务的机构)对酎金进行严格的检查:凡上缴酎金重量、成色不足者,都会被汉武帝以“不敬”的罪名严惩。仅这一次,汉武帝就一口气剥夺了106个爵位,占汉初高祖分封数量的近四分之三,就连丞相赵周也因此获罪而自杀……此后,汉武帝便经常以“酎金不如法”为理由废除西汉列侯的爵位,到了太初三年(公元前102年),汉高祖刘邦所封的列侯只剩下了4个,而且封地也被削得很小。至此,汉武帝几乎将汉初所形成的藩镇割据集团一网打尽。

事实上,在重量、体积等度量标准不甚统一的情况下,诸侯想要生产出符合朝廷标准的“酎金”,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成了困扰他们的难题……最后他们发现,其实汉武帝早在多年前就为他们“量身定制”了一套统一、合格的“通关”凭证——白鹿皮币。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和酷吏张汤推行了一种用白鹿皮制成的“币”,价值四十万钱。这个“币”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货币,而是一种包装。通常,诸侯在觐见皇帝的时候,需要进献贡品,大多是玉璧,非常珍贵,怕磕碰。此前,诸侯多用兽皮来包装贡品,但兽皮不够稀有,汉武帝就引用古礼,规定诸侯在献玉璧的时候,必须用一尺见方、有彩绘和刺绣的白鹿皮做衬垫。这样一来,原本不值几文的白鹿皮,经皇帝“点化”之后身价高达四十万钱。

四十万钱的购买力是多少?史料记载,汉代普通年份的粮价为每石(一石约为29.95公斤)大约在十枚到五十枚五铢钱之间,如果取平均值三十枚来算,一枚五铢钱大约可以买一公斤粮食。如果按现在每公斤米面约4元的价格计算(除去精加工费用和损耗),一枚五铢钱相当于现在4块钱的购买力,那么汉代四十万钱就相当于现在的160万人民币。

四十万钱到底有多重呢?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政府下令铸造的五铢钱每枚重约3.5—4克,折算一下四十万钱约重1500公斤。

再说回白鹿皮币,有价值四十万钱的白鹿皮币“加持”,诸侯缴纳的“酎金”才算合格。就这样,各方诸侯的财富通过白鹿皮币的包装,以各种名目源源不断地输送给了朝廷,反复使用的白鹿皮币成为了皇帝敛财的一种手段。当然,普通老百姓用不上,也用不着这么贵的“币”。

白鹿皮币虽只在皇帝与诸侯之间小范围“流通”,却开创了经济领域中“信用货币”的先河。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诗圣杜甫用诗歌真实地再现了“开元盛世”,当时,经济繁荣、百姓富足的情景跃然纸上。

唐玄宗开元年间,京城长安等地出现了一种专门替客户有偿保管财物的地方——柜坊,客户将暂时不用的财物存放到柜坊,待使用时执凭帖(存放时柜主开具的凭证)提取,并交纳一定的管理费用。柜坊又称僦柜、寄附铺、质库、质舍等,主要是收付钱帛、粟麦。唐德宗时,朝廷曾一次性从柜坊借钱八十余万缗(1缗等于1000钱),而当时朝廷每年征收的税钱才约1800万缗,可见柜坊影响之大、实力之强。

中唐以后,因经济发展、贸易流通的需要,加之进奏院的“神助攻”,飞钱应运而生。

进奏院是各节度使在京城的办事机构,日常要代表节度使在京城进行许多经济活动。因而,各节度使会把平时从藩地搜刮来的银子,源源不断地运进京城,存在进奏院里。需要使用时,就会拿着“券”去进奏院领取。因而,人们把这种不需要搬运、无翼而“飞”的钱,叫作飞钱。后来,为防止伪造、冒领,进奏院逐渐使用起严密的防伪、勘验、备案、核算等手段来确保飞钱的安全。

《书·食货志》中记载:“宪宗以钱少,复禁用铜器。时商贾至京师,委钱诸道进奏院及诸军、诸使富家,以轻装趋四方,合券乃取之,号飞钱。”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此时飞钱已从节度使圈走向了往来京城做贸易的商人圈。只不过,商人们需要提前把钱物交付给节度使驻地机构,领取其开具的“券”,持一纸“券”到京城勘验后,凭“券”领取钱物,同时交纳一定数额的管理费用。后来,也有商人专门做这种飞钱生意,他们的铺子多离进奏院很近,且大部分做的都是进奏院的生意。这些铺子也叫邸铺。

飞钱的快速发展为京城商业活动带来了便利,但却扰乱了朝廷正常的经济秩序。于是,唐宪宗元和元年(公元806年),飞钱曾被下令禁止使用。然而,历史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经过几年的“禁止”,飞钱流通竟更加如火如荼……元和七年(公元812年)朝廷重开飞钱之禁,恢复了飞钱的合法地位。商人可以在朝廷的户部、度支、盐铁三司进行飞钱业务,每缗(千钱)飞钱须加付百钱手续费。但商人们因为收费太高而拒绝去官府办理飞钱,朝廷不得已改为免费为商人进行兑换。于是,飞钱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

随着经济商贸的发展,飞钱“飞”出长安,在其他地方迅速推广,见证了扬州等商业都市的当日之繁华。

交子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的纸币。史书上首次记载交子时间是公元1008年,然而交子真正出现的时间应该更早,甚至有可能经历过“地下黑市”的阶段。

为什么最早的交子会出现在四川?四川自古以来就是相对封闭、独立的地区,在中原地区经历五代战乱时期,偏安一隅的蜀地先后经历了前蜀(公元907—925年)和后蜀(公元934年—966年)两个小国的统治,且相对稳定了五十余年。除了稳定的政局,还有一个让蜀地经济得到快速发展的原因——安史之乱时,唐玄宗、德宗入蜀避难,为当地带去了中原先进的文化和生产力,从而让蜀地形成大乱之中的小治局面。特别是后蜀统治时期,蜀地出现了“赋役俱省,米斗三钱”的现象,这比中国历史上著名盛世——贞观之治的“米斗四五钱”、开元盛世的“米斗至十三钱”还要便宜许多。据记载,后蜀甚至出现了庄稼长势太好,农民顾不上收割就直接烂在地里沤肥的情况(“蜀多生五谷,弃之如粪土”)。再加上蜀地又盛产蜀锦、茶叶、川盐等物产,使得后蜀富甲天下,为交子在此地产生提供了条件。

宋史记载,朝廷推行交子业务的方法,就是效仿唐代的飞钱。那么,宋朝人是如何进一步“开发”飞钱使它更加方便交易呢?

据测算,宋初官秤每斤重680克,宋代铜钱标准重量是每贯5宋斤,约合3400克。不论是行商还是坐贾,如果带着5贯铜钱,也就是负重17公斤左右。如果是铁钱,那就更重了,铁钱与铜钱的汇率是10∶1。当时,人们想买卖一匹绢可能就需要背负上百斤的铜钱,极为不便。于是,四川商人发行了一种纸币,命名为交子,代表铜钱流通。四川成都的16家富商联合印造发行交子,并开设交子铺,经营铜钱与交子的兑换业务。他们会在每年丝蚕米麦丰收之际,选用同一色纸印造交子,进行大量交易。交易时,存款人先把铜钱交付给交子铺,交子铺把存款数额填写在用楮纸印制的“券”上,券上有图案、密码、画押、图章等防伪印记,再交还存款人,并收取约3%的手续费(每千钱收取30钱)。

这种民间金融形式,很快就被朝廷所用。宋仁宗天圣元年(公元1023年),朝廷在成都设立益州交子局,由朝廷官员担任主官、监官,正式以官方身份来推行交子事务,发行官交子。宋神宗的时候,发行额也有限制,规定分届发行,每届三年(实足二年),以新换旧。为了保证交子的信用,首届交子发行还使用了钞本(相当于现代银行金融业的准备金),准备金率为28%左右。

后因兵祸连年,交子超额发行,严重贬值。《宋史·食货志》记载,崇宁四年(公元1105年),朝廷遂停发交子,改用钱引,改交子务为钱引务。除四川、福建、浙江、湖广等地仍沿用交子外,其他诸地均改用钱引。钱引以缗(1缗理论上等于1000铜钱,但有折扣或者掺加铁钱)为单位。钱引的纸张、印刷、图画和印鉴都很讲究,做工精良,但不置钞本的做法很快使之贬值。

交子是全世界最早使用的纸币,交子也是后世银票、纸币的雏形;交子铺则是钱庄、银行的鼻祖。